中国环博会官方微信

行业新闻首页 新闻中心 行业新闻

垃圾渗滤液积存超20万吨!河南新乡被中央环保督察通报

01河南新乡被中央生态环保督察通报

2021年的这一轮中央生态环保督察,比以往时候来得更猛一些。

5月17日,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再次集中通报8个典型案例。到目前为止,这一轮中央生态环保督察总共已经分5批,通报了40个典型案例了。

如果你对这一数字没什么概念,不妨对比2020年上一轮督察时的数字——当时总共通报12个典型案例,只有今年这一轮的30%。

总体感觉,今年生态环境部好像突然发力了。两会的时候黄润秋部长“突袭”唐山,就揪出了好几家钢铁企业,还顺带着敲打了几家环境监测企业。

到了4月,第二轮第三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启动,随后又是一大波典型案例通报,几乎每个礼拜都要通报一批,从4月中旬持续到5月中旬,似乎已经好几年没有感受到这么强烈的“环保风暴”了。

这种感觉,有点像2015年,陈吉宁部长刚上任时的状态,环境部又开始“铁腕治污”了。黄润秋与陈吉宁,两位大学里走出来的部长,在治理污染时的风格却是惊人的相似。

回到今天文章的主题,还是关于垃圾污染的。前两天其实刚刚写过这个,没想到,墨迹未干,河南新乡又被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通报了!

督察组指出,河南省新乡市推动督察整改不深不实,垃圾填埋污染隐患依然突出。

事情的起因,还要追溯到上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当时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及“回头看”均指出,河南省一些地方垃圾处理设施建设滞后、垃圾填埋场污染问题突出。

为此,河南省督察整改方案也提出,由省住建部门牵头负责,规范填埋库区作业,加强垃圾渗滤液处理和运营管理,加快推进垃圾焚烧处理设施建设。

《环保圈》查了一下当时的资料,确实,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时,督察组在河南鹤壁市、沁阳市、南阳市都发现了垃圾填埋场渗滤液问题或是异味问题,2017年发布的《河南省贯彻落实中央第五环境保护督察组反馈意见整改方案》也明确提出要对此进行整改,做到“多还旧账、不欠新账”。

但是,到了今年这轮督察。督察组仍发现,新乡等市对垃圾填埋场管理不到位,导致垃圾填埋场污染隐患依然突出。

据了解,新乡市每日产生的生活垃圾量大约为4700多吨,现有填埋场11座、焚烧厂2座,在建焚烧厂2座。

不过,11座填埋场中,除2座为近几年新建的小型填埋场外,其余9座全部超库容运行。

而在加速推进垃圾焚烧厂建设之时,原有的垃圾填埋场却成了监管薄弱环节。尽管河南省向督察组提供的整改材料称,已开展了生活垃圾填埋场整治,并制定卫生填埋场技术规程,全省在用填埋场已全部完成渗滤液处理设施提标改造。

但是,督察发现,新乡等市一些填埋场并未落实要求,处理乱象丛生,污染隐患突出。

02垃圾渗滤液积存超20万吨,企图造假应付督察

新乡市主要的问题,还是垃圾渗滤液。

这次被督察组通报的垃圾填埋场,总共有4家,分别是:新乡市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场、新乡卫辉市生活垃圾填埋场、新乡辉县市生活垃圾填埋场和新乡获嘉县垃圾填埋场。

4家填埋场中,无一例外都存在渗滤液问题。

1、新乡市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场

该场自2005年投运以来,渗滤液处理设施一直未正常运行。直到2019年11月改造后,渗滤液的日处理量也只有100余吨。且运行中葡萄糖、碱液等药剂用量远低于设计值,处理速度和效果均远低于预期。

因此,该填埋场不仅调节池内积存垃圾渗滤液6.8万吨,堆体内还存有10多万吨,全场积存渗滤液超过20万吨。因处理渗滤液产生的高含盐、高COD浓缩液(占比约30%)又回喷到垃圾堆体,对后续渗滤液处理更是“雪上加霜”。

同时,该填埋场堆体覆膜破损,南侧围墙已出现渗漏,并形成3个面积分别约1800平方米、3000平方米和3500平方米的坑塘,水体分别呈粉红色、酱红色和浅绿色,令人触目惊心。

监测结果显示,COD浓度分别为2070毫克/升、1870毫克/升和346毫克/升,分别超《生活垃圾填埋场污染控制标准》浓度标准19.7倍、17.7倍和2.5倍;氯离子浓度则分别高达3680毫克/升、5020毫克/升和807毫克/升。

图为新乡市垃圾填埋场南侧三处坑塘(中间颜色相近的为连通坑塘),COD浓度为2070毫克/升、1870毫克/升和346毫克/升,分别超标19.7倍、17.7倍和2.5倍

总之,新乡市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场的主要问题就是渗滤液处理不及时,积存量大,并出现渗漏,引发环境风险。

2、新乡卫辉市生活垃圾填埋场

该场渗滤液处理设施自2019年弃用后,直到本轮督察进驻后才临时新上了一套膜过滤(DTRO)设备,积存渗滤液也高达7万吨。

其问题也是渗滤液处理不及时,积存量大。

3、新乡辉县市生活垃圾填埋场
该场日产生渗滤液近100吨,却仅有一套日处理渗滤液不足10吨的简易设施,且生化处理系统长期不运行,曝气池内无污泥,二沉池和污泥回流池内已长满青苔。

同时,该渗滤液贮存池上方PVC覆盖膜已严重破损,膜上积存雨水与渗滤液混合散发异味,池内仅积存渗滤液2000多立方米,与渗滤液产生量相去甚远,大量垃圾渗滤液去向不明。

图为辉县市垃圾填埋场渗滤液生化处理池长期停运,已长满青苔

相比前两家,这家垃圾填埋场的问题更严重。实际产生量100吨/日,处理量不足10吨/日,却只积存了2000多立方米的渗滤液,大量的渗滤液不知道到哪去了。

4、新乡获嘉县垃圾填埋场

这家填埋场已经封场,2020年初,获嘉县利用废弃窑坑建设临时填埋坑,并在渗滤液收集及处理设施尚未建成的情况下匆忙投用,日填埋垃圾超300吨。

督察发现,填埋坑内大量生活垃圾浸泡在渗滤液中,恶臭逼人。

更严重的是,督察组调查时,现场负责人还企图造假蒙骗督察组。

现场负责人称,该填埋场定期将临时填埋坑渗滤液运至已封垃圾填埋场的处理设施处理,但督察组发现,该处理设施早已损坏停运。

对此,现场负责人又称设施为“夏秋运行、春冬存储”、“白天有人值守、夜间无人看管”,并提供完整运行记录。而督察组比对后发现,所记数据雷同,明显为应付督察而临时编造数据。

图为获嘉县垃圾临时填埋坑渗滤液处理系统交接班记录同一天重复造假

为了应付督察组,编造假数据,结果被发现,估计等待他们的肯定是非常严厉的处罚。

总体来看,新乡市的这4家垃圾填埋场,渗滤液处理都非常成问题。处理不及时,积存量大,还出现渗漏,并且有大量的渗滤液去向不明,甚至在督察组调查时还企业造假蒙混过关。这次被督察组通报后,可能要引起一轮“地震”了。

事实上,新乡垃圾填埋场的问题已经引起了地方领导的注意。公开报道显示,5月6日,新乡市市长王登喜带领有关部门主要负责同志,先后来到卫辉市垃圾填埋场和新乡市垃圾填埋场,实地调研新乡市垃圾处理工作。

5月8日,河南省住房城乡建设厅党组书记、厅长赵庚辰,又按照“四不两直”要求,实地走访了卫辉市、辉县市、新乡市及获嘉县的4个生活垃圾填埋场。

图为赵庚辰现场询问渗滤液处理情况
他们到访的这几家垃圾填埋场,正是此次被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通报的这4家。

两位领导都表示,要按照中央环保督察工作要求,进一步提升政治站位,采取强有力措施,对于存在问题抓紧进行整治提升,坚决消除污染环境风险和隐患。

可以预见,督察组走了之后,新乡市的垃圾填埋场将迎来一轮全面整改。

参考文献:

1、典型案例丨推动督察整改不深不实河南省新乡市垃圾填埋污染隐患依然突出,生态环境部,2021-05-17

2、新乡市市长王登喜调研垃圾处理工作,新乡市人民政府,2021-05-07

3、赵庚辰厅长实地指导新乡市生活垃圾处理工作,河南省住房和城乡建厅,2021-05-10

4、中央生态环保督察通报3起垃圾案例,重点关注了哪些问题?环保圈,2021-05-10

5、河南省贯彻落实中央第五环境保护督察组反馈意见整改方案,环境保护部,2017-04-27

© 中国环博会成都展 版权所有 沪ICP备120495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