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环博会官方微信

行业新闻首页 新闻中心 行业新闻

“史上最波折”混改落停!博天环境花落中国能建葛洲坝

01博天环境花落中国能建葛洲坝

等待了半年之久,博天环境终于传来好消息。

6月4日晚间,博天环境发布公告称,公司拟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24,523,716股(含本数),由葛洲坝生态环境公司(下称“葛洲坝生态”)全部认购。与此同时,公司控股股东汇金聚合与葛洲坝生态还签署《表决权放弃协议》,在表决权放弃期限内,汇金聚合自愿放弃持有的53,960,277股上市公司股份对应的表决权。

加上此前葛洲坝生态受让国投创新及复星创富的5%公司股份,这一系列事项完成后,葛洲坝生态将持有博天环境145,412,918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6.81%。

这意味着,葛洲坝生态将正式成为博天环境的控股股东,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也正式变更为国务院国资委。

一波三折的博天环境“引战”之路终于落下了帷幕。

今年1月6日,葛洲坝生态与博天环境股东——国投创新、复星创富签署《股份转让协议》,葛洲坝生态拟以协议转让方式受让博天环境5%的股权,由此揭开这一次“引战”的序幕。(相关阅读:协议转让5%股权!博天环境与葛洲坝生态深化战略合作)

当时,双方的合作只是初步的,汇金聚合仍然是博天环境的控股股东,赵笠钧也仍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都没有发生变化。

不过,博天环境发布的公告也显示,未来双方还有进一步合作的可能。

公告称:

根据各方进一步合作意愿,在符合法律法规及满足葛洲坝生态公司上级单位审批的前提下,葛洲坝生态公司拟在合适的时机,通过法律、法规允许的方式进一步取得博天环境部分股份,加强战略合作。

随后,1月15日,正值博天环境成立26周年之际,葛洲坝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陈晓华带领集团各部门与葛洲坝生态相关领导,来到博天环境进行了考察调研,表达了对合作“走深走实”的期待。(相关阅读:葛洲坝集团考察调研,26岁博天环境能否“越过山丘”?)

陈晓华表示,博天环境在水务环境领域有丰富的技术、优秀的人才队伍和深厚的文化积淀,拥有品牌、业绩、团队、技术4大优势。葛洲坝集团与博天环境的合作契合国家战略,使命一致,也符合中国能建主业定位。

他期待,双方能在股权和业务拓展等方面的合作走深走实,解放思想,深入开展合作,积极推进上下游产业链业务拓展,以实现优势互补、互利双赢。

博天环境董事长赵笠钧也表示,葛洲坝集团具有良好的决策管理体系、严谨的风险防控机制、扎实的工作作风,更有践行国家战略的家国情怀,和博天环境战略方向高度一致。

博天环境真诚希望融入葛洲坝集团绿色发展的征程中,发挥央企资源整合能力的平台优势,提升公司治理水平,强化技术创新和机制活力,合力共赢,助力博天环境成为有中国深度和全球广度的一流环境企业,共创更精彩的新博天。

这次调研还透露出一个消息:

自从1月6日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以来,双方已经成立了股权组、金融组、项目组三个专项工作小组,紧密协同推进协议的加快落地。

如今,经历了半年左右的时间,这些专项工作小组终于完成了他们的任务。1月6日公告中所说的“进一步取得博天环境部分股份”,也终于成为了现实。

这意味着,这家环保产业的龙头企业、全国工商联环境服务业商会的会长单位,在经历了近两年之久的波折之后,终于“引战”成功。

02“史上最波折”混改落停

博天环境的这一轮引战,大约开始于2019年,起因则要追溯到2017年上市。

公开资料显示,博天环境的前身——北京博大环境工程有限公司成立于1995年。2000年8月,公司名称变更为北京美华博大环境工程有限公司。2012年5月,公司名称变更为博天环境工程(北京)有限公司。2012年11月,公司整体变更为博天环境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2017年2月17日,博天环境在上交所正式挂牌,开盘当日就涨幅44%,随后又一连出现了17个涨停板,成为资本市场热捧的宠儿。

用E20研究院院长傅涛的话说,博天环境做了20年,市值才做到20个亿。但只用了20天,就把市值做到了200多个亿。

资本市场的热捧,以及彼时环保产业大好的形势,让博天环境提出了更高的目标——跨入世界500强的行列,成为全球化的世界级环保企业。为此,公司在短时间内大规模扩张,建立了5大区域中心,80多个子公司,打造了8大业务平台。

虽然当时公司高层也意识到PPP将是“毒资产”,但在彼时的狂热形势之下,还是不可避免地承接了过多的PPP项目。结果,2018年后,国家打响“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PPP踩刹车,金融领域去杠杆,民营环保企业遭遇到“精准打击”,博天环境也成为了众多深受影响的环保企业之一。

2019年,博天环境“绿债”问题爆发,虽然积极筹措11.9亿元归还了银行贷款,但也一下子加剧了资金链压力。

从那时起,博天环境开始寻求引入战略合作者,减轻资金链的压力。但由于彼时正值环保行业的“混改潮”,众多国企央企纷纷向博天环境抛出橄榄枝,得失取舍之间,博天环境没有踩准节奏,错失了一些好的机会,走了不少弯路。

从后来公开出来的信息看,与博天环境有过接触的国资还真不少。

早在2019年11月27日,博天环境就发布公告称,公司与中国诚通生态有限公司友好协商,双方有意建立长期战略合作关系,发挥各自业务领域优势,实现互利共赢。

2020年6月14日,博天环境又发布公告,复星创富拟向青岛融控转让所持公司不低于5%的股权,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拟变更为西海岸新区国资局。

到了7月22日,中汇集团又与博天环境及其控股股东汇金聚合、控股股东一致行动人中金公信签署《投资框架协议》,有意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取得公司的控制权,中山市国资委则成为实际控制人。

此外,还有消息称,博天环境还曾与三峡、中车等商谈过收购事宜,但这些合作最后都没有真正实现。(相关阅读:中山市国资委终止并购,博天环境易主为啥一波三折?)

一而再,再而三的错过,使得到了2020年,这一轮“混改潮”已经接近尾声,央企该收购的都已经收得差不多了,环保产业几家比较大的民企,也几乎都已经“名花有主”,留给博天的选择空间已经不多了。

用博天环境董事长赵笠钧自己的话说,就是“在每一个关键节点上,博天的节奏都没踩对,最终造成了比较尴尬的境地。”

好在,最终博天环境还是与葛洲坝牵手成功。据了解,其实双方早在2019年就有过初步的接触,但当时博天环境还处于三年的股票“禁售期”。到了2020年初股票终于解禁,又赶上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葛洲坝总部所在地武汉更是重灾区。

兜兜转转之下,2020年11月,博天环境与葛洲坝开始重新接触。2021年初,双方签署股权认购协议,随后葛洲坝生态又与博天签署了9亿多的项目分包协议。到了6月4日,这笔合作终于最终敲定。

经历了堪称环保产业最波折的“混改”之旅后,赵笠钧心情还比较平和。他说,“引入战略投资者是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就像处对象,不能看见别人都结婚了就慌了,还是要理性抉择对的人。”

“作为公众公司,有时候确实需要给投资者和债权人一个交代,但更为重要的是在承受压力的过程中保持定力,从容面对选择。”他说。

看来,虽然过程曲折,但结果还是令人满意的,博天环境最终还是找到了一位正确的战略投资者,而没有在惊慌失措间失去了分寸。

03“成为世界级环境企业的梦想”没有变

虽然过程复杂,但成功引入葛洲坝这样的战略投资者,还只是博天环境重新出发的第一步。

未来,博天环境将如何重整旗鼓?经历这两年来的煎熬,博天环境又有什么收获?

在赵笠钧看来,任何组织的生长进化过程都要“反脆弱”,受到的冲击越大,反作用力也越大,可能给你再次出发的回弹力量也会更大。

虽然历经了起起伏伏和生死考验,但赵笠钧仍然有两样“没有放弃的东西”:一是坚定地相信未来,二是成为“世界级环境企业”的梦想。

“越是宏大的目标,前行的路上必将遭遇更多的挑战。但我们不能因外界的动荡而动摇,更应以自身长期的确定性,对抗外界的不确定性。”他表示。

事实上,这一轮的挫折,也让博天环境收获到了一个教训:那就是要“追求更有质量的增长”,更加重视公司核心竞争力的打造,而非在市场机会上跟风。

未来,有了葛洲坝集团的加持,博天环境将获得三大支持:资源、融资和风险管理。

博天环境表示,引进国资长期战略合作方,将致力于发挥混合所有制的体制机制优势,强化民营企业的创新能力和机制活力的同时,发挥战略合作方资源整合能力的平台优势,改善公司的融资能力,降低融资成本,并且引入战略合作方的系统性风险管理,提升公司治理水平。

公开信息显示,葛洲坝集团是世界500强企业——中国能建的核心子企业,经过半个世纪的发展,已经在大电力、大交通、大建筑、大环保、新基建等领域形成了“四大一新”全口径工程承包专业能力,打造了海外、交通、房地产、水务、文旅五大投资平台。

葛洲坝集团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大力发展水务、环保业务,打造了水务专业投资平台和生态环境专业工程公司,大环保领域综合实力位居全国前列。其中,葛洲坝生态就是葛洲坝集团践行新发展理念、实现绿色发展的重要平台。

合作完成后,葛洲坝生态也将利用其自身优势,在依法合规的情况下,为博天环境提供相应支持和资源,促进其可持续经营能力的提高。

此外,双方在未来的公司治理安排层面也已达成共识。公告称,各方将共同致力于发挥混合所有制的体制与机制优势,引入国有企业的系统性风险管理,并继续发挥民营企业的创新活力。

具体来讲,公司将设立联席董事长,保持现有高管团队的稳定,保障公司业务平稳发展。

事实上,在双方合作的这半年内,博天环境的境况已经有所好转。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博天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已经缩窄至约4.28亿。

到2021年第一季度,公司实现营收5.47亿元,同比增长151.3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79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718.94万元,一举实现来了扭亏为盈。

“经过巨变的考验才能迎来全新的局面,练就更强的体魄。产业也会朝着更理性、更健康的方向发展,我们对未来始终葆有积极的态度。”赵笠钧说。

参考文献:

1、博天环境最终花落中国能建葛洲坝,实控人将成为国务院国资委,全联环境商会,2021-06-04

2、博天环境实控人拟变更明明意识到风险为何仍然“被裹挟”?环保圈,2020-06-15

3、一波三折!博天环境引战工作终于尘埃落定了!环保圈,2020-07-23

4、中山市国资委终止并购,博天环境易主为啥一波三折?环保圈,2020-09-11

5、协议转让5%股权!博天环境与葛洲坝生态深化战略合作,环保圈,2021-01-07

6、葛洲坝集团考察调研,26岁博天环境能否“越过山丘”?环保圈,1月18日

© 中国环博会成都展 版权所有 沪ICP备12049585号